• 肖霄

像風一樣




搬家以前我不是都住在海邊嘛,夏天的時候很經常往海邊跑,就這樣很奢侈的天天在海邊陪著太陽下班打卡,偶爾還會順便去碼頭歡迎企鵝回家。(小企鵝都大概太陽下山的時候回家,時間很剛好)


那個時候呀因為太經常往海邊跑,認識了一些打排球的朋友,其中與一對西班牙情侶特別合得來。他們兩個都是很獨立的類型,有自己的想法也很親切,是那種相處在一塊會讓你覺得很舒服的那種情侶。


那,這個故事裡男生叫葵,女生叫甯甯好了。甯甯的性格開朗奔放,看起來並不想被什麼給約束;而葵愛得很小心,給甯甯極大的自由,不敢將手中的蝴蝶緊握,又害怕她隨時會飛走。


其實啊他們兩個都是在漂泊的人,一開始就不是傳統以一輩子為前提的感情。葵和甯甯分開的時候,恰恰在換季;下了將近一星期的雨,又是刮風,又是下雨。真正轉秋,天氣開始變好我才繼續往海邊跑。大雨後的那星期,我就再也沒看見甯甯了,葵呢,就總是一個人坐在同一個地方看夕陽。


那一天的夕陽好好看,把整個夏天看了無數次夕陽拿去交換都無法成正比的那種漂亮。(照片都是原圖喔完全沒加濾鏡!)


我坐到了葵身邊。他緩緩的說,其實在愛上甯甯的時候,就已經知道她是刺蝟,所以做好了痛的心理準備,然後盡全力把她擁進懷裡。因為是在人生奔跑的路上遇見的他,所以對他而言,甯甯和其他人不一樣。He said he wasn’t looking when he found her.


但甯甯是個漂流瓶,沒做好停留的準備,所以她離開了。她沒有說再見,卻帶走了葵的整個世界。


我開始在想,這樣子的感情,一開始就有存在的意義嗎?我不知道。很愛很愛過一個人,卻可以一瞬間轉身抽離,對我來說一直是很可怕的一件事。


雖然我也常說,不要為了「有個歸宿」而談戀愛,自己也不鼓勵大家亂結婚,但其實對於「我就只是在這個當下愛著你」的心境,我還是抱著挺複雜的想法的;或許自己的心臟還沒強大得能夠讓人那麼隨便的來去自如。


天空從藍轉紫,從黃轉橙,最後剩下一片血紅,那天的日落拖得好長,和葵的思念一樣。甯甯走了,留下了帶著點傷感的秋天,還預留了厚重的思念給本來就缺少陽光的冬天。


不知道他的心裡正在想什麼,但我看出來了:

葵的眼裡除了她呀,其他什麼都看不到。

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