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肖霄

致過去的學長們


(這是他第一次看日出,拿著我們的對戒拍下的照片)


記憶中的他一直都是很快樂的,是我的小太陽。每一次只要說起自己很喜歡他積極樂觀的樣子,他總會把這一切都歸功於我,說,“因為你把我愛得很好呀。”


而最初在一起的我總會特別擔心,擔心我愛人的能力尚未提升,怕自己沒能把他給照顧好,怕我又像從前一樣,把自己愛著,也愛著自己的情人硬生生的從身邊給送走。


他很喜歡管我的前任們叫做 “學長”。因為那些前任曾經愛過我,與我並肩同行過,所以呢,都是他的學長。


“學長怎麼會捨得讓妳走呢? ” 每一次問這個問題的時候,他總是一對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我,其實也沒真的想聽到什麼合理的答案,最後還會吃吃吃的偷笑,說 “幸好學長們走了,我才能和大寶寶在一起。” (嗯,他都喊我大寶寶,就千與千尋裡的大寶寶,...)


我常常很認真的和他說,從前的自己很多事情沒有學會,沒有把學長們愛得很好。


「會在忙碌的時候拖了很久才回覆信息,會因為對方不理解自己的感受就發脾氣,把道理和真理放在對方的感受前面,奢望他可以和我一起照顧其他人的感受,沒辦法清楚的和喜歡自己的人劃清界線... 」


學長們不知鑽積了多少次失望,因為極力的想要擁抱我多少次被刺傷,是累了多長的時間,耐心一次次的被磨滅,到最後什麼都來不及了才會轉身離開。那個驕縱任性的我,都留給了從前的他們;那些被時間磨平剩下的溫柔,都留給了現在的他。


想得到注意力得要吵的,希望自己被放在第一順位得用爭的,要見個面總要千里迢迢,連吃個醋都要懂得拿捏分寸。


我也常和他說,我自己也分不太清楚,究竟自己是否真的改變了,還是因為他對我的耐心比宇宙還要大,又總能溫柔的把我包覆,才讓我成為如此柔軟的人。


他偶爾也會吃學長們的醋。雖然已經過去了,但對他來說,他們參與了我許多的過去,一起去過好多地方,看過我的稚嫩,和我實現過許多的 “第一次” ,還見過我不成熟時蠻橫失態的樣子。


但我都會對他說,“他們也只能存在過去,而只有你會和我一起走向未來。 ”

青春時期的愛情固然美麗,但往往都被用來成就遺憾。


多少我們在年少時深愛過的人,只因為在太年輕的時候遇上,還沒學會愛,在這輩子注定要錯過對方。我們把對方雕塑成完美情人,自己也在愛情的課堂上努力修煉,再把對方最好的樣子送給他下一個情人。


所以如果是對的人,晚一點遇見,真的沒關系。

因為未來的每一天,都只會是你。

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