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肖霄

打破的玻璃杯





「我剛才不小心把杯子摔破了。」她今天突然給我來電。


『嗯?』她很少主動給我打電話,也不是會為一個摔破的杯子而大驚小怪的人。


我和她之間,她扮演地是照顧我的角色。若是和大班人一起,她更是在群裡帶動氣氛以及善後的人。但自從他離開以後,她常常恍神分心,笑容中總帶著一絲絲憂傷;像是被一道透明的玻璃給包圍著,站得很近,卻離得很遠。這一段時間我都不太與她聯繫,主要不想讓那麼努力地表現不動聲色來壓抑心中的傷感。


過了像是一個世紀的沈默,我猜她也在整理自己的思緒,而今天來電絕非與打破的杯子有關。她只是又想起了他,然後又很慣性的在做情緒壓制,一時間思緒斷了,來不及回復。


『你可以難過的。』我把話說得很慢,深怕她機械般的快樂突然自動上線。她呀,從來不喊痛,因為她覺得沒人會懂。


再次沈默。


「其實他走了也好,我就不用一直擔心他會離開。現在所面對的傷痛,都是一個我該經歷的過程...,我會慢慢好起來,但往回看的時候,我始終很慶幸那個人是他。」她今天的語氣很平和,像毛毛雨一樣,那麼安靜那麼輕盈,卻擁有鋪天蓋地的力量。


我沒有接話,我知道她不需要我接話。我安靜地在電話的另一頭陪著她,成全她的灑脫。後來我們聊碎了一地的杯子,聊日常,結束了那短暫的,她偷偷讓我窺視到的,情緒釋放。


總會有雨天的時候,但我可以撐傘陪妳。

即使無法成為妳的太陽,但我可以陪妳等雨停。


不需要妳忍耐,妳可以大笑也可以大哭;

只希望妳知道,妳擁有難過的權利。


安;

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